智能互联网时代 黑客的下一个目标是谁

在以互联网、信息化主导我们工作和生活、甚至生命的今天,我们在思考互联网带来的病毒传播,个人隐私安全,以及国家信息安全等,比如不断发生的个人隐私信息泄露,棱镜门事件,以及日前美国450万人医保数据被窃等。尤其是在智能化、移动互联网发展的今天,智能手机、智能汽车、智能家居等等,在带给我们便利、个性化的同时,其隐患也应该被得到重视。大家在使用互联网时可能最熟悉或者最担心的是计算机病毒、手机病毒,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被大众忽视的群体——黑客。简单的来理解,这些病毒、信息泄露,几乎都与“黑客”们相关。黑客曾经被人们看做是计算机程序高手,他们更多的责任是发现和处理编程技术与漏洞。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黑客的角色早已转变或分裂,除了一部分黑客依旧坚持做着自己爱好的自由精神,还有一部分黑客在互联网时代无恶不作,散播病毒、盗取账号、密码,互联网成为他们绝佳的“游牧”基地,从个人英雄主义到产业链发展,既有个人利益,也有组织需求,为什么会从正义走向邪恶?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黑客也是技术天才

“黑客”一词源自英文hacker,最早的黑客出现于麻省理工学院和贝尔实验室,始于20世纪50年代。“黑客”早期是带有褒义的,原指热心于计算机技术,水平高超的电脑专家,尤其是程序设计人员。但到了今天,黑客一词已被用于泛指那些专门利用互联网传播病毒和获取利益的坏蛋。



 

黑客从出现的那天起,注定就是不平凡的。曾被人认为世界上“头号电脑黑客”的凯文·米特尼克(Kevin David Mitnick,于1964年美国洛杉矶出生),在15岁那年就成功闯入了“北美空中防护指挥系统”的计算机主机,同时和另外一些朋友翻遍了美国指向前苏联及其盟国的民用核弹头的数据资料,然后又悄然无息的“溜了出来”,这成为了黑客历史上一次经典之作。他的技术也许并不是黑客中最好的,但是其黑客经历的传奇性足以让全世界为之震惊。

那时候,电脑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只是一件奢侈的电子产品,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计算机更是高科技,有的甚至连听都听过,更别说对于病毒和黑客能了解多少了。也许更多的中国用户只是通过电影大片知道病毒是个很厉害的东西,弹指一挥间就能让世界毁灭。真正被大众熟知、亲切感受,应该还是从CIH病毒开始,才知道计算机病毒原来真的可以这样,此后的冲击波、震荡波,直至熊猫烧香、灰鸽子等等,人们的对病毒的认识已经不仅仅停留在想象中,而是有了更加深刻的感知。

  从个人秀到利益攫取

在我们的记忆中,谁也不会忘记那位曾经被称为“电脑天才”的陈盈豪和他所创造的CIH病毒。从1998年6月2日台湾传出首例CIH病毒报告到1999年4月26日首次大范围爆发,全球有超过六千万台的电脑被不同程度破坏;到了2000年4月26日CIH第二次大范围爆发时,全球损失已经超过十亿美元。被警方捕获后的陈盈豪,当谈起电脑时却侃侃而谈他的“辉煌战绩”。陈盈豪在上大学前就有相当好的电脑基础,进了大学后,他的电脑水平更是突飞猛进。从大学一年级开始他就对电脑课非常感兴趣,“程序设计”的成绩更是拔尖。由于对电脑的痴迷,他每天都要上网,下载最热门的软件、游戏,因此也经常遭遇电脑病毒。为了解决电脑屡屡中毒的烦恼,他买了不少广告做得天花乱坠的防病毒软件,结果往往什么用也没有,于是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在同学眼里生活非常“平凡”的陈盈豪在大学唯一的爱好就是电脑,只要一谈到电脑就会变得十分地具有激情,并且尤其看不惯别人自诩电脑很通,有时候甚至写一个非常简单而很难的程序表现给同学用于展示他自己的实力。

CIH病毒是一种能够破坏计算机系统硬件的恶性病毒,最早随国际两大盗版集团贩卖的盗版光盘在欧美等地广泛传播,随后进一步通过Internet和电子邮件传播到全世界各个角落。而在每年4月26日发作的CIH病毒“变种”可以破坏所有数据,硬盘分区信息也将丢失。严重的是CIH病毒发作时还可能会破坏某些类型主板的电压,改写只读存储器的BIOS,被破坏的主板只能送回原厂修理,重新烧入BIOS。尽管如今CIH已经成为过去,并且也早已失去了它往日的“辉煌”,但CIH病毒却仅仅就是因为陈盈豪的个人英雄主义,却带给人们无法忘记的伤害。

在因特网诞生以前,病毒是被囚禁在一个个计算机之中的,它们想到处走动,建立“功业”是非常困难的,传播媒体大多是依靠软盘和光盘。由于当时计算机的应用软件少,而且大多是单机运行,因此病毒没有大量流行,种类也很有限,病毒的清除工作相对来说较容易。而那时候的病毒制造者,可能仅仅是程序中的一个错误的代码,或者一个恶搞的小程序。“CIH”病毒当初也只是在陈盈豪的宿舍局域网出现,并没有被大量传播,甚至开始传播到全球也只是因为盗版光盘。当被传播到互联网上时,CIH已经经过了多次升级,其破坏性也大了很多。正是因为互联网在全球的发展壮大,这些黑客们的“杰作”仿佛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肋生双翼的天使,可以自由地在世界各地区游荡。也就是从这一阶段开始,病毒制造者已经窥视到“商机”,逐渐由个人转换到团伙(集团),制造病毒的目的也不再是单纯的技术研究,而是产生了报复攻击、恶意破坏、商业利益驱使,甚至威胁到国家信息安全的黑客也已经浮出水面。

(责任编辑:安博涛)

分享到:

更多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 微笑/wx
  • 撇嘴/pz
  • 抓狂/zk
  • 流汗/lh
  • 大兵/db
  • 奋斗/fd
  • 疑问/yw
  • 晕/y
  • 偷笑/wx
  • 可爱/ka
  • 傲慢/am
  • 惊恐/jk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资料下载专区
图文资讯

关于召开“中国石油石化企业网络安全技术交

关于召开“中国石油石化企业网络安全技术交流大会”的通知(征文通知)

关于召开中国石油石化企业网络安全技术交流大会的通知 征文通知...[详细]

网络风险、网络威胁、网络安全,是一回事吗

网络风险、网络威胁、网络安全,是一回事吗?

网络安全和网络威胁这俩词儿常与网络风险搞混,而且经常被交换使用,但它们真心天差地...[详细]

防患于未然,网络安全由全而智

防患于未然,网络安全由全而智

作为网络的伴生问题,网络安全是用户一直挥之不去的烦恼。而且,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延...[详细]

一共有10种黑客 你是哪一种?

一共有10种黑客 你是哪一种?

黑客,如同攻击方法,形态各异。黑客行为动机可以从为财到为权,再到为了正义。了解黑...[详细]

萨德事件深度解读 | 最强“萨德”科普 不过

萨德事件深度解读 | 最强“萨德”科普 不过我更关注那个相控阵雷达

“萨德”系统,即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是美国全球导弹防御系统的一个子系统,是当今...[详细]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